忍者ブログ

悠深いのメロディー

我的憂傷你不會讀懂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コメント

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。

我的憂傷你不會讀懂

深秋的晨,秋雨淋瀝,秋風吹動著落葉傳來沙沙的聲響。

葉子落下時,滿城都是離別的風聲。走在秋深處,那隱藏在季節裏的秋風秋雨,又渲染了幾多清愁,我不是一個傷春悲秋的人,而在這樣一個有些蕭瑟的季節,依然會徒生一些感歎。

光陰從來不等人,如這季節一般。劃過掌心的時光,一個回眸,便落滿了如蝶的落葉。季節更替,讓寫下的字和許下的諾言一起失散,泛黃的記憶再也無法拼湊一個完美的昨天。人生的某些際遇,不是來得太早,就是來得太遲。總想伸手拾起什麼,卻是一邊拾起,一邊丟棄。

一季又一季的花開花落,一顆心,終不能被歲月妥帖收藏。還有凋零在風中迴響,卻再也唱不完那首梔子花開。季節總是帶著我們越走越遠,時光,總是在無形中伸展,無論曾經的畫面多麼唯美動人,都會被定格在轉身之間。

光陰的門檻,遺落了多少紅塵情未了,寫下一首舊詞,能否被思念覆蓋憂傷。林夕說,我們都是風雪中趕路的人,因為相遇摩擦,融化了彼此肩頭的雪花,而後因為各自的路線不同,相距越來越遠,雪花再覆肩頭。光陰的故事,徘佪在歲月的甬路上,穿越千山萬水,只記取你落花滿衣,拂了一身還滿鑽石能量水

人生這般山高水長,又會有多少人願意費盡思量的去懂你,守著一箋誓言去等一場花開?不管時光如何蹉跎,我依舊以自己的方式懷念和珍惜,因為有你的風景,曾豐盈了我的歲月山河。

若可,我想做深秋的一片葉子,就按照自己的脈落生長,用最妖嬈的色彩,將季節裝點,然後,伴著光陰的流轉,豐盈,然後凋零,隨著秋風,飄落在秋水秋波的秋暈裏,將那一泓濃情,化做一箋清露,等你來惜。

秋已深了,雖有暖陽,也抵擋不住一些薄涼,走在路上,有風卷起葉子旋轉著,冷氣也時不時的襲來,不禁裹緊了大衣。一個人的路途,早以學會了擁抱自己。總有那麼一刻,或許是累了,或許是無助。就想放空自己。那些遊走的思緒,就讓它漫無目的的飄,不梳理,也不想強迫忘記,習慣了不語,白天終不懂夜的黑,我的憂傷你不會讀懂。

人生就是一朵花開的際遇,一個人能醉在百花深處,也能退到風煙俱淨,飲下曾用深情釀下的酒,也許從此便會百毒不侵。畫一顆心,塗上溫暖的顏色,別過秋水長天,走向素雪紛飛,無論何時,心中有暖,靈魂才不會飄泊瑪姬美容

“你幽居在我心上,就像滿月睡在夜空裏。”讀這樣的句子,心是醉的,醉的如窗外的桂花香。有人說,對愛情仍有神往的人,心是年輕的,年輕,多好,在最美的年華遇見,你尚年少,我亦未老,沒有世俗紛爭,不用為付出而計較,我們就那樣手牽著手,看盡人生的秋水長天。

薄涼的日子,更該向暖,總是期望能有一個人願意陪我林中聽音,月下撫琴,於相惜於無言中燦燦地綻放花語。夏季的雨,淋在身上,晚秋的雨,總是滴在心上,那些被楓葉染紅的情懷,別有一番滋味縈繞在心頭。

庭院深深處,幾許秋雨,幾縷花黃,在秋風中搖擺。歲月,終在花開花落間,染了薄涼。那些隱藏在光陰縫隙中的章節,已然泛黃。去的儘管去了,來的儘管來了,在這來去之間,已匆匆過了一季雪纖瘦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P 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