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悠深いのメロディー

享用濃厚的春意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コメント

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。

享用濃厚的春意


春分雨腳落聲微,柳岸斜風帶客歸。 時令北方偏向晚,可知早有綠腰肥。 (《七絕》五代 徐鉉) 春分過後,春天只剩下半個了。 春天對北方實在不公正,春分前還蕭瑟寒冷,滿目荒涼,春分過後,忽而進入春天,而這時還未見草長鶯飛,春色滿園,餘下的半個春天就必須快速完成整個春天的種種事件,著實太擁擠太慌亂,不似南方的春天,一天天地應著景兒,今天這方嫋嫋婷婷,明天那方款款婀娜,你追我趕的賽著姿色,惹得多少人留戀難眠。而北方的春天,只能大家商量好一起來場集體的盛會,沒有機會搞個人的專場,因而春色來得晚卻來得快,一切都在濃縮的日子裏發酵芬芳。 傍晚走在孔雀河邊,其實只是一時興起,不料卻發現走進了春天的大觀園,春天當真已經來了,而且只有到了這裏,各種感官才被充分地調動起來,才能享用到濃厚的春意。

 

相遇從來都沒有最合適的時候,緣分藏在每一個不經意的瞬間,今晚的這一時興起,原來是和春天有個約會。 春風習習拂面,有一下沒一下地撩動著額前的亂髮,春風已經沒有了最初的戾氣,變得異常和順,仿佛隨著你的呼吸而來,當你覺得特別適宜時,它便靜止不動,但當你稍微覺得有點需要的時候,它馬上就迎面而來,好像這開關就藏在自己的身上,只要你啟動,它立刻就能顯現。 河岸邊繽紛的霓虹全都倒映在河面上,整個水面跳動著彩色的音符,一片是藍的,一片是紅的,一片是黃的,一片是紅的,它們旋轉著攪動著,顏色有些支離,輪廓也有些破碎,色彩在河裏奔騰,像凡高筆下的油畫,像徐志摩的詩,像蝴蝶夫人裏的詠歎調。

在此時,只要開口說話,便要破壞了這和諧的景觀,而任何一個比喻,也都是徒勞地畫蛇添足,可是,怎麼辦呢?即使是這樣的無力和心虛,仍覺得這裏就是滿滿一池子的玻璃碎片,一池子的油畫顏料,一池子的花團錦簇,一池子的夢幻世界。 上游的河水平緩地流動著,一點點地揉碎著河水中的倒影,走著走著,平靜的河水忽然發出了轟轟的響聲,水流開始湍急,這是人工修的堤壩,層層下來,形成了一個個平緩地落差,但水流忽然自高處落下,便都驚呼著跌滾下來,形成一層層怒吼的波浪,捲曲的浪花互相糾纏撕打著,肆意釋放它們隱藏的力量,一道道的水流經過條條緩堤的稀釋,到了最後匯入河水的那一瞬間,動作已經變得輕柔而又靈巧,它盈盈地滑落到了下游,又相擁著在河道裏微漾,一下一下地弄皺這一池春水。河流是一座城市的血脈,一年四季,河水就這樣穿越這城市的靈魂,時時滋潤和撫慰粗糙而又堅硬的氣候,書寫著戰勝沙塵和乾旱的傳奇,而這一條河,是這城市每個人心中的夢境和聖地,只有看到它,方會覺得一切的抵達才有意義。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P R